从“街舞”到“偶像”,爆款网综越来越多背后,网络平台正在成为综艺主战场?

来源:娱乐盒子      www.yulehezi.com   |   发布于:2018-6-19 12:14:23       [字号: ]

  伴随着新一期的《创造101》于今晚登陆腾讯,微博的热搜榜便再一次被和小姐姐们相关话题所霸占。从杨超越到菊姐,再到如今越加激烈的出道点赞竞争,《创造101》创造出的热点已经渗透到了互联网的各个角落,让这档节目成为当之无愧的“全民级综艺”,并掀起一股全民追星热。  类似的情况不觉让人想起了上个月完结的《这!就是街舞》,在大众对于街舞文化普遍认知较少,甚至存在一些刻板印象的情况下,这档节目的走红打破了原有的圈层壁垒,使得“街舞”的网络热度在节目开播后攀升了数百倍,街舞从业者们的收入也水涨船高,街舞培训大受欢迎。

  

  《这!就是街舞》总决赛  发现,整个2018年上半年“唯二”的爆款综艺全都来自于网平台,而相较之下传统台综的境遇则相对没有那么乐观。从2017年起,许多老牌台综的影响力、收视率就不比以往,有的“综艺N代”收视率甚至遭遇断崖式下跌,今年开年至今更是鲜有亮点。如果说早年间网综还只能靠差异化来在台综的强势下“夹缝求生”,那如今两者的位置似乎调换了过来。以2018年为起点,网络平台真的要成为综艺节目的新担当了吗?网综爆款不断,网络平台要成综艺新担当?  一年前的夏天,《中国有嘻哈》在不被很多人看好的情况下,一夜爆火,成为了引发全民热议的现象级综艺。彼时人们讨论的更多的,是这档节目是否会成为“嘻哈元年”的标志——可没曾想,以这档节目为节点,开启的却是网综成为综艺新门面的时代。  早年间,虽然各平台也曾出品过许多优秀的自制综艺节目,但无论是从影响力还是热度上来看,都很难和传统的电视综艺相媲美。但随着视频网站的竞争进入白热化,各平台在内容投入上不断加码,自制头部综艺作为吸引付费会员、抢占市场的重要武器,也越发得到重视,节目规模与影响力的也可谓是今非昔比。  在日前举办的第十届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网络综艺论坛上,阿里文娱大优酷MAD工作室总经理宋秉华就透露,2015年优酷准备在自制综艺上加码时,一年的投入也不过3亿,而今年光是上半年各平台单部预算超过3亿的综艺就有5到8部。可以说,平台间颇有些此消彼长的意味,热门综艺一部接着一部,几乎未曾断档。

  

  阿里文娱大优酷MAD工作室总经理宋秉华  打响头炮的是1月9日在爱奇艺开播的《偶像练习生》,虽然练习生的偶像培养机制对许多国内观众来说还十分陌生,但这并不影响这档节目在开播一小时后播放量就成功破亿,首期节目累计播放量达到3.3亿,开播当天播放量全网第一。而比节目数据更火的,是几位偶像明星们的数据,以蔡徐坤为代表的NINEPERCENT成员,在出道后短短一个月里,包括微博指数、超话排名等网络数据都超越许多传统流量艺人。  随后播出的优酷自制综艺《这!就是街舞》则再度聚焦于“街舞”这一相对小众的文化圈子,但同样收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截至目前为止,节目累计获得了15亿,而据统计,节目播出期间,“街舞”的微博指数等数据从开播前的几万攀升至了330万,达到历史峰值。在节目收官时,微博上话题#这就是街舞#的讨论量和阅读量分别达到1.1亿与133.8亿,热门选手韩宇、杨文昊的微博热度甚至超过了同期热播大片《复仇者联盟3》,影响力可见一斑。

  

  此外,节目的火热也切实影响了街舞行业的发展。有街舞从业者告诉壹娱观察,受节目火热影响,街舞的热度也在不断提升,很多原本维持生计都困难的街舞工作室,教课收入提升了好几倍。一些原本在圈内很有名气,但却没有合适的大众化舞台的舞者,如人气选手Nikki(陈妍臻)等,也通过这档节目为人所熟知,并和平台下属的经纪公司签约而获得了更多发展空间。  而如果说《这!就是街舞》让街舞来到了大众视野中,让街舞文化彻底火了起来,那时下正在热播的《创造101》,则可以说是将“偶像”在国内的热度拔高到了一个新的层面上。节目开始至今,各类相关微博话题的讨论量已经突破了100亿,尤其是意外走红的“菊姐”王菊,更是成功打破了文化的圈层,成为了真正意义上全民皆知的练习生偶像。如若不出意外,等到节目完结时,各项网络数据又将再度得到刷新。

  

  《创造101》  相较之下,电视综艺的表现则并不尽如人意,2018年开今年至今,鲜有出色表现。针对这些变化,有传统电视综艺的编导向壹娱观察表示了无奈,称网络综艺、网络文化更容易俘获年轻消费者,但传统综艺却面临转型难的问题。网络选秀节目《明日之子》的总监制马昊曾在去年预言:“未来的选秀只在互联网,因为年轻人都在这”——从今年各综艺节目的表现来看,无论是选秀还是其他类型的综艺,这样的趋势的确正越发明显。“网络综艺更懂消费者”  4年前《奇葩说》刚刚开始在各大高校找寻辩论人才时,反响远没有今天好。一位曾打算报名《奇葩说》但最后放弃了的辩手告诉壹娱观察,当时觉得网综太low了,很多都是瞎胡闹,可“没想到现在网综都做得那么有排面,有些吃惊,也有些后悔”。  在某业内人士看来,网综之所以能够获得这样的优势,最重要的是因为网综更懂消费者的需求变化,他相信这是“顺应时代”的产物。“原来一板一眼的综艺已不再符合年轻人群的口味,生活和工作的压力让人们更倾向于放松甚至是自嘲吐槽式以及在自己涉猎外的节目。”  辩论、脱口秀、养成式偶像、说唱、街舞……这些年来的爆款综艺无不和一些并非是主流的文化符号联系在一起。由于网络平台受时长、管理限制较少,因此得到了更多从小众文化(亦或者说是圈层文化)入手去打开市场的机会。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兼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就认为,这种“经历圈层爆发,再蔓延到更多人群”的综艺爆款模式,将逐渐成为行业的新常态。

  

  《这!就是街舞》现场  而这种变化核心,实质上互联网的开放性和开源性。从传播学的角度来看,传统的电视(无论是综艺还是剧集)节目从广义上来说都属于单向传播,和用户间的交互性较弱。在娱乐模式匮乏、信息流通相对闭塞的年代,受众可选择空间较少,大众媒介强大的传播能力能够保证节目的传播效果。但这样的弊端在于用户的需求无法得到及时反馈,且针对反馈做出改变的成本较高、难度较大,因而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当可替代的娱乐模式更加多样时,传统电视节目便很难适应大众多元化的需求。  相反,网络平台则能够通过AI技术和大数据的支撑来完成对用户喜好的捕捉,并及时作出应对。正如杨伟东在优酷的春集发布会上提到的:“过去影院和电视台相对固定的播出格式和方式,让我们的内容链路是相对闭环的,但今天新媒体播出方式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更加具备延展性和灵活度。今天的内容链路,从创作、制作到宣发都呈现出开放和开源的趋势”。  一方面,如Netflix、Hulu等西方流媒体早已尝试多年的那样,早在内容创作、宣传阶段,就通过用户征订习惯等大数据来解析用户偏好,从而对症下药。据悉,当下国内视频网站也都陆续推出了相应的数据平台,例如爱奇艺就曾宣布将利用AI技术来辅助从业者从剧本创作到选角再到剪辑的一系列工作;优酷此前则同样搭建了泛内容大数据智能预测平台鱼脑与AI技术平台鲸观,前者已辅助完成了《长安十二时辰》等头部剧集的选角,后者则被运用在了《这!就是街舞》的剪辑与创作当中。

  

  鱼脑选中了雷佳音出演《长安十二时辰》  另一方面,在视频内容的放映过程中,视频平台也能够就用户在各平台上的反馈做出调整。《这!就是街舞》播出前期,很多网友反映称街舞认知门槛太高、节目剪辑比重失当,因此在随后的几期中,节目组便做出了调整。不仅加入了相关街舞术语的注释,还利用鱼眼技术分析了观众的偏好,在此后的剪辑中加重了选手比赛的分量,减少了采访环节的插入。  《这!就是街舞》完结后,街舞类自媒体NeedAYeah发表了一篇评论,文中写到:“这个节目本身,在前提有很多的不足,NeedAYeah也没少挑毛病。但有一点就是,节目组的反应速度真的很快,一直在根据舆情进行调整。不说别的,前三集的剪辑和后面就完全不是一个东西。”从节目口碑的变化也能看出,《这!就是街舞》上线之初豆瓣评分只有6.7左右,但到了现在已经上升到8.3,观众的认可度有了明显提升。

  

  “正因为互联网平台能做到传统媒介做不到的事情,所以就综艺这块来说,电视台的竞争力在以肉眼可见的差距缩小着。”2017年某热门综艺的负责人告诉壹娱观察,“现在网络平台的话语权正变得越来越大,综艺会在网络平台上得到一个更加茁壮的成长和发展,这可能是综艺的一个新的一个发展风口。而且现阶段优爱腾等网络平台之间对于综艺的竞争和投入不会减少只会上升,这也变相了促成了综艺在网络平台上会有更大的空间。”

更多